1998年,在中国色彩协会走访的一百多个大山深处的村庄里,几乎没有一个女孩上学。于是,协会决定在尊重当地文化的基础上,帮助这些女孩解决上学困难的问题。经过多年的努力,中国色彩协会凭借自己的高效和专业成长为一个享誉在外的非政府组织,其成就不仅获得了包括习近平主席(2014327日中法建交五十周年纪念大会上的讲话)、中国驻法大使馆、广西柳州市和融水县政府在内的中国方面的认可,也得到了来自法国驻华大使馆、法国审计院等的法国方面的赞誉。

按照中国境外非政府组织开展境内业务的最新相关立法,中国色彩协会已经向相关部门申请并取得境外非政府组织代表机构登记证书。此外,来自2000名捐赠者和30家资助企业的支持,也进一步证明了社会各界对协会的信任。

协会始终根据中国及其贫困地区的发展情况,不断调整自己的少数民族助学计划和目标。

一个与时俱进的发展计划

近年来,中国政府方面加强资金补贴,对少数民族地区的学校修建项目提供了更多的经济支持。因而,为了继续支持苗族、侗族和瑶族地区教育事业的发展,协会的项目重点转移到整修学校建筑和提供教学设备,侧重加强安全和卫生保障

经过多年发展,在中国色彩协会提供的助学金帮助下,越来越多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的孩子顺利完成九年义务制教育,升入高中甚至大学。

如今,除了已经建立的一套完善的助学机制,从小学到大学,协会始终一路陪伴在受资助学生身边,直至其取得高等教育文凭,这对于贫困地区少数民族孩子走出大山深处、提高社会地位是至关重要的,也体现了协会工作的高效。

在发展教育项目的同时,中国色彩协会并没有忘记初心:传承当地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

目前,协会在广西北部地区及贵州边界的工作重心主要包含三个方面:

一、帮助当地苗族、侗族和瑶族孩子完成学业,直至大学毕业;

二、改善当地教学环境;

三、传承和发扬苗族、侗族和瑶族文化遗产。

更多的信息 :

    入学教育

    从1998年开始,中国色彩协会为中国南方少数民族女孩子提供入学资助,并提升苗族,侗族和瑶族文化遗产。在协会刚成立的时候,基本没有女孩子有上学的机会。
    协会的资助地区主要在广西省融水地区(苗族地区), 和三江地区(侗族地区), 以及贵州省从江地区(苗族和侗族自治区)。
    今天有大约5100位孩子(大多数是女孩),得到协会资助人及资助企业的帮助,进入到小学,中学或大学接受教育。2018年学年结束时,受协会资助的人数达到,2052位小学生,1141位初中生,793位高中和大学生。协会在20年中总共帮助了12000位学生。
    义务教育包括了小学的6年教育和初中的3年教育。
    按照他们的成绩和可以提供的帮助,学生们可以进入普通高中或者职业高中,然后进入高等学府继续学业。
    由于中国政府的改进,小学的学费及生活费用下降了很多。但对于贫困家庭来说还是重要的开支,因为有很多费用需要他们支付。
    尽管在小学结束和初中开始之间,在初中结束和高中开始之间,继续就读率有所下降,但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希望读高中或者高等学府,无论是一般专业还是职业性的专业。中国色彩协会希望陪伴这些受资助的孩子,一直到她们的学业完成,并且她们的学校教育是可验证的。资金的需求越来越重要,特别是随着城市生活费用的增加 (成绩好的中学生和大学生就读的学校都在城市里)。协会保证资助孩子一直到大学对孩子的家庭来说是个送孩子入学的强烈动机。
    同时,中国色彩协会致力于在当地组建一支专业队伍,能够保护苗族地区的少数民族文化特性。

    学校建设

    自1998年起,中国色彩协会总计资助建造和修复了80多所教学楼、校舍和食堂。早前学校房屋大多建于七八十年代,建筑质量堪忧,且年久失修,破烂不堪。其次,就学女孩和学龄儿童数量的增加也促进了这方面的需求。在此过程中,众多资助企业、公益组织及捐赠者都对这些学校的修建、维护及配套设施的齐全做出了贡献。从2014年开始,当地政府开始承担学校建筑的修建。

    将近250项校园整修和教学设备项目

    每一年,协会都开展了不少校园整修项目。在各地志愿者的募资和私人、企业的资助下,协会为周边村庄和学校整修了操场和围墙,提供了体育和卫生设备,并完善了保证学校建筑正常使用的配套设施。过去15年间,将近250个项目得到妥善落实,改善了当地的教育、学习、安全和卫生状况。

    教师扶持

    协会开展活动之初,当地大部分教师为非编制职工,每月工资仅约200元。教学设备较为匮乏,工作条件恶劣。为了提高当地教师的教学水平及工资待遇,中国色彩协会资助了很多教师接受进一步的培训。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逐渐得到改善。尽管目前非编制教师的收入仍然较低(每月人民币500元,约为60欧),有时需要协会的帮助,但这一群体的数量在逐渐减少,而编制内教师的收入相对较高(入职初期约1800元,相当于225欧左右,临近退休时大约2500元)。此外,一部分我们资助的学生在大学毕业后选择回到家乡,担任小学或初中老师。值得提起的一点是,外地来的教师一般很难适应苗族山区的生活,一有合适的机会,便会离开、前往条件更好的地区。除了建造和修复学校建筑,中国色彩协会也会为当地学校提供包括课桌椅在内的教学设备。此外,协会还资助修建了一些教师宿舍。

    文化行动

    帮助传承和发扬传统文化

    在教育事业之外,我们也以帮助当地人民保护传统文化为己任。协会出资维护、修复和重建了一些当地的传统建筑,比如侗族的鼓楼和苗族的芦笙楼;还鼓励大家穿着民族传统服饰,帮助成立学校的民乐和舞蹈社团,同时还参与当地传统节日的组织。协会资助修建的学校建筑尽量遵循当地的建筑风格。一些年代较远的学校还被改建成了当地老人的聚会场所或者芦笙楼。2012-2013年间,在协会的努力下,朱晓玲拍摄的剧情片《童年的稻田》在法国播出,该片拍摄于三江地区,是第一部用侗语拍摄的影片。此外,借助募捐到的专项文化基金,中国色彩协会还协助制作了一些在苗族大山中拍摄的电影、视频和电视节目。